热门推荐:  一级控告  儒期而至 

第二十一章 你不要乱来

小妖女王 | 发布时间:2016-10-19 17:36:52 | 本章字数:2151

第二十一章你不要乱来

容谦的心再次收紧。

“不知道另一个世界,是否能让人更无忧无虑一些!”

沐浅夏手轻抚着栏杆,定定看向桥下,声音仿佛带着某种憧憬。

担忧的事情终究是发生了,容谦心慌了。

“沐浅夏,你不要乱来!你要想想那些在乎你的人!”容谦急切的说道。

沐浅夏转过头,看着他紧绷地脸却是笑了,笑得仿佛像一个即将超脱尘世的人。

“那他们看到我远离烦恼,应该也会高兴吧!”沐浅夏轻声说道。

容谦紧抿着唇,心中的不安越扩越大,声音不由带上几分哀求:“沐浅夏,你冷静下来!千万不要做傻事!你有什么要求,我都可以答应!”

“除了你的爱是吗?”沐浅夏轻嘲着。

虽然我可能这辈子都不会爱你!这句话是他在宴会上说的,她一直记得。

看着他的脸瞬间僵硬,沐浅夏勾起唇,不再继续这话题:“我不想再去那栋别墅里,我要回沐家!”

“好!我答应你!”容谦很干脆地应道,向沐浅夏伸出手。

听到这个要求容谦反而松了一口气,只是很显然,他放心得太早了。

“还有,我不想再继续这段没有意义的婚姻了!我们离婚吧!”沐浅夏特地咬重了‘离婚’两个字。

毫不意外,他再次沉默了。

“三年前,我们因那场意外才被绑到一起,现在,我再不想被困在这枷锁里。”

许是想到近来发生的事,各种委屈连番涌上,沐浅夏眼中再次扑簌簌流下泪水,情绪也激动起来,她决然地厉喝:“容谦,我要你给我承诺!送我回到沐家后,我们离婚!”

沐浅夏说完,定定地看向他,等着他的回复。

不知不觉间,城市已是夜幕降临,整个城市被辉煌的灯火点亮,高架桥上也亮起一排排路灯,容谦沉郁地脸庞在光影交错中,可怖了几分。

他沉默了好一会,咬牙道:“我……答应!”

这几个字几乎耗尽容谦所有的力气。尽管心里百般不愿,可这里是高架桥,他不敢那她的生命去赌。

听到他应承,沐浅夏心里却是暗松了一口气,又莫名有些复杂。

在她注意到桥下的人群时,她知道是她的行为引起了人们的误会,所有才干脆的将计就计。

她在赌!

拿她的生命做一个决定权不在自己手上的赌!

赌他心里对她的那点在意!

结果……是她赢了!

或许……他还是在意她的!

得到这个结论,沐浅夏心里却开心不起来,她再也不想夹在两个人中间。

雨不知是在什么时候停了,但两人已是浑身湿透,容谦拉着沐浅夏下了高架桥,他一刻也不想再呆在这危险的地方。

警方永远总是姗姗来迟,等他们到达现场,容谦和沐浅夏早坐进黑色的路虎车里。

看着沐浅夏被雨淋湿的头发,容谦皱了眉,拿出车中备用的毛巾,细心帮她擦了擦头发,这才发动车子。

车子打了个弯,掉头向沐家方向驶去,两人一路无话。

很快,车子就到达沐家大门前。

“你刚才淋了一场雨,回去后,记得煮点姜汤,不要感冒了!”见沐浅夏正要下车,容谦赶忙吩咐道。

“好!”或许是知道这是对她的关心,或许是回到家的轻松,沐浅夏难得乖巧地应道。

“等等!”眼见他就要关上车门离开,沐浅夏赶紧喊住他,确认地问道,“离婚协议书我准备好了,你什么时候过来签?”

“签离婚协议书?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?”容谦茫然地问道。

“刚才在高架上,你不是答应了?”沐浅夏急了,这可是很重要的事情,开不得玩笑。

容谦似是想了想,奇怪地问道:“我答应了什么?”

“你答应我,送我回沐家,就跟我离婚的!”沐浅夏内心有点小崩溃,她怎么觉得事情有种向狗血电视剧情节靠拢的感觉。

“你有这么说?我答应了?”容谦似是很怀疑,而后揉了揉额角,“刚刚淋了雨,头晕晕的,我怎么什么都想不起来了!”

接着双眸带着不解地看着沐浅夏,问:“我们去高架做什么啊?”

“你……”沐浅夏几乎是被气笑了,合着堂堂容氏集团总裁,淋了几滴雨,就把脑子淋坏了吗?!

谁信啊!

忍着气吐血的冲动,沐浅夏深吸口气,闭眼揉了揉眉心,忙着平复心情的她,没有看到车上的容谦眼底一闪而过的笑意。

不行!她不能这么赔他继续玩下去!难得如此天时地利人和!

沐浅夏抬眸,咬着牙道:“那你怎么还记得带我回沐家?”他们一上车,他就掉头开往沐家,她就不信他还能继续抵赖!

“确实,我为什么会突然带你回沐家?”容谦一本正经的反问,神色也颇为困惑。

得!她几乎都要怀疑,如果再继续说下去,他是不是会连他姓甚名谁都不记得了?

这么多年,她也是第一次看他耍无赖的样子,可为什么是现在?

有那么一瞬间,沐浅夏很想揪着他的脸皮,感受一下它的厚度。

不管怎样,她算是明白了:她今晚的努力都要打水漂了。

沐浅夏只得磨着牙,冷冷看着他道:“我不管你是真不记得还是假不记得,这婚我是离定了!你用再多方法也没用!”

“我不想,再被夹在两个人之间!”最后这句,沐浅夏发的声很小,恍若喃喃自语。

感觉心里的苦涩再度涌上,眼前变得有些模糊,沐浅夏猛地甩上车门,转身离去。

容谦看着那道逃也般离去的背影,抿着唇,握着方向盘手加重了些力度。

沐浅夏!我是绝对不会跟你离婚的!绝不!

你,永远别想逃离我身边!

容谦踩着油门,一路加速,车身一个漂亮甩尾,掉头离去。

沐浅夏找了一处花台坐了好一会,才忍住眼中泪意。刚想起身,却感觉胃部一阵翻涌,忍不住在花台里呕吐起来。

许是东西吃的不多,这次只是干呕,没有下午吐得那么厉害。

沐浅夏摸了摸肚子,想起这个突如其来意外,眼中再度茫然起来。

她在高架上想了很久,却始终没想明白。

这是她的孩子,所以不论如何她都要把他生下来,可这也是她跟那个人的孩子。

她想要跟他离婚,斩断这错综复杂的关系。

可有了这孩子,她跟那个人怕是免不得又会继续交缠不清下去。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浙公网安备 33010402000711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