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门推荐:  一级控告  儒期而至 

第二十三章 勾三搭四的贱人

小妖女王 | 发布时间:2016-10-20 20:26:29 | 本章字数:2017

第二十三章勾三搭四的贱人

沐浅夏瞧着半碗饭里堆起来的菜,唇角有点抽搐,这是在喂猪么?而且他这样替她夹菜不合适吧!

沐浅夏转头刚想说道一下,却看到那张俊美的脸庞对自己点头笑了一下,曜石般黑亮的眸里满含着关心。

这是她第一次如此仔细的看这个人,明明是个狂野不拘的人,莫名的,她却从他的眉宇间感受到一些亲切感。很奇怪的感觉,但又觉得心里有点暖暖的。

最后,沐浅夏话到嘴边还是没有说出口,闷头扒饭。

顾洛剥好了一条虾,又递到沐浅夏的碗里,见她没有了拒绝的意思,暗松了一口气。

好兄弟!为了帮你劝回嫂子,我可做的够多了!

顾洛心里嘟囔着,剥虾的动作更利落了。

实际上,顾洛自己没有注意到,他所做的事情已经远超过为一个好友所做的事情。他对的沐浅夏的关心是发自内心的,而且没有任何原由。

这一边上演着各种“柔情蜜意”。

那一边如果不是沐风衣的力气不算大的话,怕是手里的筷子早被折断好几十次了。

沐风衣暗跺着脚,心里各种怒骂:贱人!贱人!这贱人到底有哪点好了!能让顾少独独对她那么好!

啊啊……该死!该死!忘记自己已经是有夫之妇了吗?怎么可以这么随便接受一个陌生男子的好意!这个勾三搭四的贱人!

眼见沐风衣的怒气有种绷不住的趋势,秦兰哪怕同样心情不好,还是暗暗用脚尖碰了她一下,摇头示意她要冷静,止住一场“灾难”的发生。

沐浅夏对于周围的情况并没有过多注意,她心里正在想着下午的难题。

原本乘着回沐家,她是想问问父亲的建议,却没想到他刚好外出了。

那她要不要在沐家暂住一段时间,等父亲回来?沐浅夏这一时之间又是有些迷茫。

不经意间,夹起一只虾往嘴里送去。

这本是沐浅夏平时比较喜爱的食物,却因为怀孕,味觉变得极为敏感,这虾才刚入口,一股不适的腥味在口腔里蔓延开来,胃里又是一阵沸腾。

沐浅夏捂住嘴巴,飞快离开饭桌,冲进卫生间。

顾洛见她吃了一只虾,就突然不舒服的样子,感到不解!难道是他剥的虾有什么问题?

这么一想,顾洛顾不上其他,赶紧放下手中的碗筷。

眼见顾洛跟着沐浅夏的方向而去,沐风衣的怒火也压抑到了顶点,眼睛充血通红。

远去的二人不知道,正因为他们没有发现,才导致了后面这件事情的发生。

沐浅夏没有胃口,吃得不算多,所以这次吐得不算厉害,但因为最近心情起伏大,休息的不好,还是显得她的脸色苍白一片,额头真冒冷汗。

顾洛见沐浅夏吐得脸色苍白,心里担忧,同时有点埋怨:“你身体不舒服他知道吗?竟然就这么放你一个人回来,真是!”

说着顾洛掏出手机,就要给容谦打电话,被沐浅夏及时拦住了。

沐浅夏摇摇头:“不要打电话给他!只是一点小问题,我休息一下就好!”

“你真的没问题?”顾洛蹙眉,还不太放心。

“嗯!”沐浅夏点点头。

见沐浅夏的态度很坚持,顾洛没有继续打电话,随手将手机搁在洗手台上,从口袋里又拿出一包餐巾纸递一张过去。

两人回到餐桌,晚饭后,顾洛可能是有什么事,没多久就离开了。

沐浅夏因为很累,坐了一小会就想回房间休息。

刚要回房间,就见一道粉色身影堵在楼梯口,唇角挂着讥讽,轻蔑地道:“贱人!果然是有一手好手段!”

“贱人!果然是有一手好手段!”

沐浅夏蹙眉,沐风衣从小以欺负她为乐,骂她的话她从没少听,但从没向今天这样骂得这么难听过。

贱人?她是做了什么惹到她了?

沐浅夏没有答话,沐风衣却又接着嘲讽。

“也是!如果没有些什么不耻的手段,当初怎么爬上容总的床!坐上容太太的位置。”

听沐风衣提到这些陈年旧事,出口的每句话都是这般难听,沐浅夏也没兴趣继续呆着这里,开门见山地问:“你到底想说什么!”

“哈哈!问什么?当然是问你勾引丈夫的兄弟的滋味是不是很好了?”沐风衣捂嘴,笑得阴阳怪气,话里的内容更加过分。

“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!”沐浅夏深吸口气,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,“我要去休息了,请你让开好吗?”

对于她这个非血亲的姐姐,她一向是能忍则忍,哪怕是看在收养她的父亲的面子上。

“怎么?我说的话戳中你那点小心思,让你无地自容了?!”但很显然,沐风衣没打算就此放过她,“有胆子做的出来,怎么没脸说啊!”

“才见几次面,今天就可以接受人家为你夹菜剥虾……”沐风衣将‘夹菜剥虾’几个字咬得很重,脸上甚至隐约有些狰狞,“那明天你是不是就可以接受人家的身体,为人家暖床……”

“你够了!”眼看沐风衣的话不止越来越过分,都开始有诋毁的成分,沐浅夏冷冷打断她的话,同时明白她被拦在楼梯口的症结所在。

“姐!”沐浅夏将这个字咬得极重,“我跟顾少并不熟,唯一有牵连还是因为容谦,你如果喜欢他,就自己好好把握,你把我拦在这里是没有任何作用的!”

可这些解释,对于沐风衣来说却是没有半分用处。她要的不是什么解释,而是发泄今晚积压的怒火,是将沐浅夏踩在脚底下,让她懂得自己有多卑微。

“说你们两没啥关系,谁信呐!没关系他会那么关心你?!”沐风衣明摆就是不信,然后作恍然大悟状,“哦~我知道了,该不会是容总不要你了,你急着找下家吧!”

没理会沐浅夏有什么反应,她继续仿若自言自语地说道:“也是,就这么一个三年还不会下蛋的母鸡换成我也早把她扫地出门了!而且……”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浙公网安备 33010402000711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