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门推荐:  一级控告  儒期而至 

第二十七章 秦蜜蜜

小妖女王 | 发布时间:2016-10-23 00:53:51 | 本章字数:2984

第二十七章秦蜜蜜

试?怎么试?跟他交往?

还是算了!想想就觉得可怕,她不喜欢这种花花公子类型的。

顾洛:“……”

顾洛瞧着她那明显心口不一的样子,心里各种想仰天竖中指。

这年头想说句实话怎么就那么难!

两人的交谈,就在一人生闷气,一人游神中结束了,直到病房内有了一丝异响。

耳尖的秦蜜蜜赶紧拧开门把,走了进去。

“夏夏,你醒了?”

沐浅夏停住要去拿水的动作,望着来人,脸上有些惊讶。

“蜜蜜,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对于秦蜜蜜的出现,沐浅夏很是惊讶。瞧这时间,她不是应该在上班吗?

秦蜜蜜听了这话,心头却是一把火燃起,双手叉腰,怒道:“你还好意思问,如果我今天没来,你还打算把这件事瞒我到什么时候?”

“隐婚的事情你不说,怀孕的事情你瞒着我!一个人憋着所有的事情你好受啦?你有想过我看着你不开心,一天天瘦下去心里有多不好受!你有把我当成你的朋友吗?”说到最后,秦蜜蜜的声音开始带上哭腔。

这半个月里,她每天瞧着好友一副心事重重、不开心的样子,问她她又不说。

她原本以为好友只是觉得没到说的时机,才瞒着她,她也愿意等,可照这样的情况看来,怕是不管等多久她都没打算说了。

她难道就真的打算自己一个人藏着掖着吗?

“蜜蜜!”瞧见好友难过的样子,沐浅夏有些歉疚的低下头,闷声地道,“对不起!”

她知道好友是真心实意关心她,不想她难过,想为她分担些事情。可她却是真的不知该从何说起,也怕好友那护短的性格,掺和进来会把事情搞得更加尴尬。

“我不要你说对不起!我只是不想你有什么伤心事老一个人闷在心里。”秦蜜蜜说着,想到最近的一些事,握住沐浅夏手问道,“夏夏,你告诉我,你最近会那么不开心,是不是跟樊若水那贱人有关?”

最近容总跟女星樊若水的绯闻她自然也是知道的,在不知道沐浅夏隐婚的事情之前,这件事倒没什么,可知道这件事情之后,性质可就不一样了,这是红果果的出轨啊!

听秦蜜蜜提起‘樊若水’三个字,沐浅夏有些苦涩的闭上眼睛。

樊若水,或许只能算是这件事情的诱因吧!

她跟容谦,从来就没有真心相爱过,只是被意外绑到了一起,结束或许才会是最好的解决方式!

而这件事情也许她可以跟蜜蜜商量一下!

前提是,只有她们两个人在场。

这么一想,她向房间中的最后一人看去,只是这一看,沐浅夏奇特地眨了眨眼睛。

“顾少,你的眼睛怎么肿了?”

沐浅夏这话一出不要紧,房间里秦蜜蜜和顾洛二人却是玩起了大眼瞪小眼。

听了秦蜜蜜讲诉刚才发生的事,沐浅夏难得笑出了声。

这怕也是顾少第一次被人给打了吧!还被打得这么无辜!

而顾洛,许是觉得留着这淤青会使自己的形象受损,就从房间出去了。

因为有了这个小插曲的冲淡,沐浅夏的心情倒是好了不少,但还是很快进入了正题。

“蜜蜜,我跟他再也过不下去!”沐浅夏低低地道。

每天看着他对别的女人柔情蜜意,如果她不爱他,或许还能不在意!问题是根本没有如果,她是已经爱上了。

让她每天看着自己的丈夫,跟别的女人出双入对,她的心还没有那么大!

秦蜜蜜看着沐浅夏拿不起放不下的样子,就知道不管当初隐婚是什么原因,她的好友怕是陷下去了,她放弃,怕是同样不好受,更何况两人之间已经有了孩子。

于是道:“夏夏,这件事情不是你的错,是那个贱人惹的祸,你别在意她!”

“如果她敢乱来,大不了,明天去公司,老娘跟她开撕,这年头,网络上撕的都是小三!我就不信她能丢得起这个脸!”秦蜜蜜说着握了握拳头,一副正能量满满的样子。

沐浅夏闻言,却是抽了抽嘴角,显然是被好友雷到了。

开撕?你一个人,人家背后可是一群人,你怎么跟人家撕?而且她和容谦是隐婚,这件事情无人所知,舆论也未必会站在她这边。

这……也不是她想要的结果……

“蜜蜜,现在最重要的不是其他,而是这个孩子,我不想她有任何的闪失!你能了解吗?”沐浅夏轻抚着肚子,柔声地道。

秦蜜蜜想了一下,似是明白好友的意思,小心翼翼确定道:“你是怕……他不要这个孩子?”

沐浅夏低下头,算是默认了。

秦蜜蜜抿了抿唇。

确实,男人什么的已经不重要了!目前最重要的,是如何保护好这个孩子。稍有不慎,指不定连夏夏都会有危险。

像这种家里有了正妻,还在外面勾三搭四的男人,天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事情!

这样想着,秦蜜蜜拍了拍她的手臂,认真地道:“夏夏,如果这么做,能让你安心的话!你就放心去做吧!不管你做出什么决定,我都支持你!”

“为了他,你已经忍让得够多了!可你也是个人,有血有肉的人,没必要忍到最后还为他暗自伤神,那样太累!”知道好友心里还放不下那个人,秦蜜蜜接着劝解道。

“况且如今你有了孩子,情绪不能过于激动,如果远离他能让你的心情好受些,那就离开吧!”秦蜜蜜说完,拍了怕好友的肩膀,仿佛是希望这样能给予她力量。

得到好友的支持和劝解,沐浅夏感觉心里好受多了,平静下心道:“蜜蜜,谢谢你!”

感觉好友心情好了许多,秦蜜蜜也安心了不少。

也不知道是有感而发,还是为了发泄心中的怨念,她突然开始喃喃自语:“像这种态度暧昧不清的男人,换成是我,早甩他一百八十条大街了!这地球,少了谁都会转,少了一个男人,生活难道还过不了?”

“干家务这样无聊的事情不用他们做,生孩子这样的苦不用他们受,他们不知道感恩也就算了,还一个劲跑外面花天酒地,完了还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,”说到最后,秦蜜蜜冷哼了一声,“要我说,这男人没一个好东西!”

就在秦蜜蜜说到最后一句话,说得正起劲的时候,门刚好“吱”的一声好打开。

病房里,霎时陷入一种诡异的氛围。

“……”这是无言以对的沐浅夏。

知道她这位好友喜欢看各种狗血电视剧,但这得受那些电视剧荼毒多久,才能产生这样深的怨念。

“……”这是拼命转移好友注意力,却发现自己无意之中又扎人一枪的秦蜜蜜。

“……”这是刚打开门,然后无辜躺枪了的顾大少。

他想,他今天一定是没看黄历,不然不会一天之内无辜躺枪三次,还是在同一个人手里。

或者,其实他是跟这个女人八字不合吧!

之后,顾洛因有事要办,在沐浅夏向他道了声谢后,很快就离开了医院,由好友秦蜜蜜照顾。

沐浅夏身体并没有大碍,想着他跟容谦的事情能早点解决,还是早点解决为好,便在傍晚办好了出院手续,拦了辆出租车回了别墅。

大门前,沐浅夏见别墅和前几次一样,一如既往安静黑暗。

不同的是,进入大厅后,那个男人并不在。

也是,他现在怕是忙在医院陪她的女友呢,哪有空来这。

沐浅夏自嘲地笑了一声,将没电了的手机放在桌上充电。

许是怕关机手机会打不通,冲了一会她就将手机开了机。

“铃铃铃!”

几乎是在她开机的那一瞬间,电话铃声却是突然响起,电话上显示着那个她再熟悉不过的名字。

沐浅夏深吸口气,刚按下接听键,电话里就传来某人的咆哮声。

“沐浅夏!你今天一天去哪了?手机打不通,打电话说你并不在沐家!你是不是又去找那个姓苏的了?”

“你会在意?”沐浅夏很讽刺地笑问。

电话里沉默片刻,才再次传来某人声音,确是答非所问。

“我是你的丈夫!”

“你确实是一个很合格的丈夫!”沐浅夏冷笑地回道,跟以前他说的那句话,不一样的格式,却有着相同的含义。

呵……真是合格啊!合格到可以撇下妻子,去照顾别的女人!

合格到可以旁若无人的抱着别的女人从妻子面前经过!

而这次,电话里很快传来某人的咆哮声。

“沐浅夏!你少给我转移话题,你现在到底在哪?”

“你给我安排的别墅里!”沐浅夏淡淡地说。

这里对于她来说,从来都不是家,只是一幢冷冰冰的房子。

“如果你现在有空,就回来吧,我有事跟你说!当然,如果你很忙地话,晚几天回来也没事,我早习惯了!”说完,没理会电话那边会是什么反应,挂断了电话。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浙公网安备 33010402000711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