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门推荐:  一级控告  儒期而至 

第二十八章 正好和她结婚

小妖女王 | 发布时间:2016-10-23 00:54:39 | 本章字数:3128

第二十八章正好和她结婚

沐浅夏坐在沙发上等着,准备在容谦回来的第一时间,就和他谈离婚事宜。

以他声音里透出的愤怒程度,只怕很快就会赶回。

然而,直到她在寂静的空间里等的睡着,都没有看到容谦的身影出现。

万基花园,一间高级公寓。

樊若水身体微微颤抖着,靠在容谦怀中,手指紧攥他的衣袖:“阿谦,我做噩梦了,又梦到那些……不要走,我害怕,真的不想,不想一个人待着。”

她不能让他这么离开,否则就功亏一篑了。

容谦大手轻轻拍抚她的脊背,刻意柔和了嗓音安抚:“若水,我在这里,我……不走,你安心睡觉。”

他目光扫过腕间的江诗丹顿手表,看到时针已经指向十一点时,不再犹豫,这时间,沐浅夏应该已经睡了。

“恩,阿谦陪着我,不要走。”樊若水拽着他一起躺倒在大床上,心中一片得意。

沐浅夏能一天不开手机,让阿谦在她身边时都心不在焉的,一个电话又一个电话拨出,还要把人叫回?就干等着吧!

容谦黝黑深邃的眸中闪过痛惜:“我不走,放心。”

话音刚落,两片薄唇被樊若水吻住,他身体僵了一瞬,却任由她动作,没有推拒。

“阿谦,我想……你要我。”樊若水染着脆弱的眉眼含情,声音柔媚入骨,小手更是拉着容谦的手,摸向自己胸前。

“若水,停下,你被病情干扰了,别这样!”容谦眉头皱起,擒住她手腕,将人扯开,沉声道,“我去给你拿药。”

他起身就走,樊若水不甘心的伸手,呼喊着留人,“阿谦!阿谦,你回来——”

容谦步伐迈的很大,没有停顿,片刻后他端着一杯热水和医院新开的药回来:“若水,起来,我喂你吃药。”

低沉的嗓音带着诱哄,有让人乖乖听话的力量。但樊若水只是动了动肩膀,依旧趴伏在床上,闷声道:“我不想吃药,阿谦,我想睡了。”

容谦盯着她看了一会儿,没有强迫:“那好,你睡觉,我在这里看着。”

他态度很温柔,樊若水却知道,这只是因为愧疚。他看她的眼神中再没有炙热的情愫,但那又怎样,比起沐浅夏那个联姻的女人,她依旧有着优势,早晚会成为他的妻子。

凌晨两点,沐浅夏乍然睁开眼,猛地起身,视线扫过客厅内只有窗外透过来的光线时,秀丽眼眸中划过绝望。

很显然,容谦根本没回来。

她在这里枯等到睡着的行为,真傻!

第二天,简单梳洗过后,沐浅夏把离婚协议书放进包里,就出了别墅。

既然容谦不回来,她就去公司找他。以他工作狂的性子,不可能不去公司。

刚走到总裁办公室外,就被助理严旭拦住,他态度疏离,没有多少恭敬:“沐小姐,容总现在不方便见您,还请先回。”

沐浅夏抿唇,女人的第六感真的很敏锐,她几乎下意识就想到樊若水身上,低声询问:“是因为樊若水在里面,我不能打扰他们的相处?”

没想到她能一猜就中。

严旭尴尬,扶了扶鼻梁上的金边眼镜:“还请您回去。”

“我有重要的事找他,必须现在见。”沐浅夏冷笑,她已经不想忍了,早点离婚,早点分散的好。

容谦没有切实下命令,以她的身份,严旭到底不敢硬拦,

沐浅夏很轻易的绕过他,在合金门板上有规律的敲了三下。即使在情绪不稳时,也维持着基本的礼貌。

“进来。”里面传出容谦低沉的嗓音,比平时喑哑一些,好似情动时才有的质感。

沐浅夏心尖一颤,但很快压下浮动的情绪,神情恢复如常,推开门进去。

下一刻,就看到樊若水侧坐在办公桌上,姿势撩人,手指更是在容谦脖颈上画着圈圈。

她垂在身侧的手指握紧,就算对没有感情有真爱插足的婚姻绝望,心也是会疼的,好似被万千蚁虫啃噬,密密麻麻,不留缝隙的疼。

“原来是你啊。”能进总裁办公室的都是公司高层,樊若水不过是想在他们面前表现出自己和容谦的关系,没想到敲门的是沐浅夏,意料之外的收获,她笑容越发妖娆。

容谦亦是惊讶,眉头微不可查的一皱,沉声对樊若水道:“你先下来。”

樊若水不情愿,维持着这个姿势,挑衅的看向沐浅夏:“沐小姐不会介意的,对吧?”

她预料中,沐浅夏愤怒不已,在容谦面前失态的画面并没有出现。

沐浅夏心脏揪痛,面上却不漏分毫,轻轻点头:“我是不介意,因为没介意的必要。”

容谦眼神一凛,觑视有的目光冰冷,内含火焰:“你来干什么?”

“有事找你,希望能单独谈谈。”沐浅夏淡淡道,心中只觉得悲哀,没事她就不能来这里了,总裁夫人真的只是个称呼,没半点殊待。

容谦晦黯的眸光一闪,想到什么,冷酷道:“若水不是外人。”

樊若水当即符合:“就是,以我和阿谦的关系,有什么是不能知道的呢。”

“不出去就算了。”沐浅夏懒得费力气争执,走上前,从包中取出离婚协议书,平整放在光可鉴人的桌面上,“签字吧。”

她以为有樊若水在场也是好事,这样容谦总不会拒绝了。

然而——

“我说话,别想离婚!”容谦携裹着愤怒的声音传出,眉头叠出沟壑,睨着沐浅夏的眸中怒火翻滚。

“我们的婚姻不过是个形式,你签了字,也能早些和心爱的人在一起,不是很好吗?”沐浅夏咬唇,倔强的同他对视,冷淡的语调说着,仿佛心头上那一刀刀刮着的疼痛不存在似的。

“好不好,不是你说了算!”容谦脸色黑沉阴郁,手指向门外,话语间是不容置喙的命令,不给沐浅夏回还的余地,“现在给我滚出去!”

这个女人,好大的胆子,竟然真敢当着他的面说出离婚之事。即使樊若水在,她都不在乎!

他捏着钢笔的手指因为太过用力泛出青白色,浑身释放出的强大气势能摧毁一切。

沐浅夏身子止不住的颤栗,整个人都被埋进了冰雪一般,只觉得彻骨寒冷,却不想就这么放弃,她咬牙坚持道:“离婚吧,继续这场婚姻,对彼此也不过是折磨。”

“折磨?很好,你这辈子都别想逃开我身边!”容谦一把将钢笔摔在地上,霍然起身,就要走近沐浅夏,却被樊若水抱住了手臂。

她形状艳丽妩媚的眼中透着希冀和恳求:“阿谦,沐小姐自己都同意离婚了,你就签字吧,正好,正好……和我结婚,不是吗?”

听到这话,沐浅夏心中滑过悲哀,口中一片苦涩,却还是淡淡的说:“樊小姐说得不错,这张离婚协议一签,你们就可以光明正大在一起了。如果是担心财产分割问题,你可以仔细确认下,属于容家的钱财,我分文不取。”

容谦顿时怒不可遏,压抑在胸腔中的怒火喷薄而出,将协议书死了个粉碎,觑视她的目光阴厉骇人,仿佛要将她撕碎。

“想离婚,没可能,我不会给你和苏修在一起的机会。”低沉嗓音仿佛凝结了寒冰,冷冷说完,他抬高了声音吼道,“严旭,把她带出去!没我的允许,不许再放进来!”

“和苏修没关系,我是发自心底的想和你离婚,放过你,也放过自己。”沐浅夏眉心拧成一团,她不明白,他到底是因为什么,一再否决她离婚的提议。

如果是因为她养父的权势,那根本没什么,毕竟她只是个被养母养姐排斥的养女,从她身上,基本得不到好处。何况以容氏的实力,也不需要巴结她养父。

几乎是同时,樊若水一脸痛苦的捂着脑袋:“阿谦,怎么会这样?你不爱我,不喜欢我了吗?我……我心好痛……”

容谦当即转身,将她揽在怀中:“若水,若水,冷静点,我怎么会不喜欢你,别想太多。”

安慰着怀中人,他心里虽然担忧,却也莫名松了口气,语速很快道:“沐浅夏,我没空和你说,严旭把人带出去!”

沐浅夏唇角勾起讥讽的笑,她意外于自己还有空思索樊若水的演技太差,说着心痛却抱着头,不应该捂胸口吗?

“沐小姐,麻烦你先离开,不然我就动手了。”严旭恰到好处的出现,做出请的手势。

把他的称呼听在耳中,容谦脸色又黑沉了一分,却没有说什么。

沐浅夏眼睑低垂,连樊若水都上了,容谦还是不同意,今天显然是没可能了,她咬咬唇,利落转身:“我自己走。”

严旭暗松了口气,跟在她身后离开,不忘把门关上,一丝缝隙都不留。

刚才办公室内的对峙,他隐约听到一些,没想到不愿离婚的人是容谦,对沐浅夏的态度……是不是要改变一些了?

他琢磨着,回过神时,沐浅夏已经乘坐电梯离开。

不想回到别墅,一个人待着,她去了自己工作的行政办公室。

刚在电脑旁坐下,屏幕还未亮起,就有同事围过来:“浅夏,你不会失恋了吧?接连请假,还这么副失魂落魄的神情。”

“没有失恋。”沐浅夏轻轻摇头,她和容谦从没有恋爱过,又哪里来的机会失恋?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浙公网安备 33010402000711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