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门推荐:  一级控告  儒期而至 

第三十章 没收钥匙

小妖女王 | 发布时间:2016-10-25 20:11:07 | 本章字数:3095

第三十章没收钥匙

回到别墅,已经是下午一点多。

沐浅夏没有胃口去吃饭,径直回了卧室,起初不过是想休息会儿,祛除脑袋里不时传来的抽痛。

先和容谦谈离婚却不成功,又和樊若水发生争吵,差点摔倒在地,这半天的经历,着实让她感觉疲惫。

不知不觉间,就睡的很沉。

她迷迷糊糊间,感觉自己嘴中被塞了什么东西,伸手去摸,碰到微凉的很大一块,凹凸不平,又有着滑润的触感,瞬间被惊吓到,乍然睁开眼。

床头灯朦胧的光线中,容谦一张俊美而不失硬朗的脸映入视线,她的手正摸在上面。

沐浅夏意识瞬间清醒,头往后仰,她不想容谦用吻过樊若水的唇再来吻自己,那感觉很恶心。

容谦在她迎着灯光的脸上精准捕捉到厌恶,脸色蓦地一沉,修长手指如铁钳般紧紧攫住她线条优美的下巴,吻的更加用力,粗暴。

沐浅夏躲避不得,只能被迫承受,口中发出暧昧的呻吟:“嗯……啊……”

容谦大手往下,掀开她的睡衣。

沐浅夏猛然一惊,眼中迷离尽退,双手用力的推拒他胸膛:“不!不要!我不想做!”

容谦漆黑如墨的眼中凝聚出狂风:“不要忘了,你是我妻子,这事是你必须履行的义务!”

他手上一用力,就把沐浅夏的睡衣给扯开,伴随着扣子散落在地的声音,欺身压了上去。

沐浅夏脸上闪过惶恐,她刚怀上宝宝,若被他粗暴的做到底,很有可能会流产,这绝对不行!

思绪飞快运转,在容谦炙热的薄唇贴上她胸前时,灵光一闪,急急说道:“真的不行!我大姨妈来了!”

容谦动作一顿,斜眸晲视她,眼神难以捉摸,好似在考虑是否为真。

他好一会儿没吭声,唯有温热的呼吸喷洒在肌肤上,沐浅夏极力压下说谎的忐忑,还是率先忍不住道:“真的,不骗你。我排卵期刚好过了十一天。”

“今天先放过你。”容谦狭长的凤眸一眯,松了口。

沐浅夏也暗松一口气,高高提起的心放下,又在被容谦捞入怀中抱着时皱眉。

她很不习惯这种亲密的动作,说来好笑,如果没记错,这是除了做繁衍运动时,他第二次如此和她贴近。

不过,比起被吃干抹净,她可以接受。

然而,沐浅夏高兴的太早了。

她没想到,他会突然袭击!

容谦灵活的手指抚摸过她底裤,黝黑的眼中酝酿出更狂烈的风暴:“你大姨妈来了,嗯?”

“我,我……”沐浅夏身体变得僵硬,任是她再聪明,一时间也想不出合理的解释。

容谦也不需要她解释!

他快速将两人衣物褪去,强行挤入她腿间,低哑的嗓音饱含愤怒:“就用你的身体,来承受我的怒火吧!”

沐浅夏咬唇,颇为无助的摇头哀求:“求求你,不要,我今晚真的不想要。”

“你这是在为苏修守身如玉?”容谦胸腔中燃烧的怒火更盛,眼神阴鸷如修罗,“别妄想了,你早就是我的人!”

“不关他的事……”沐浅夏还想再挽救一番,容谦已经做到底,她抵在身前的手无力垂下,绝望的闭起眼睛。

唯一存留的念头是,这一场意料之外的运动早点结束,不要伤害到宝宝。

她最后晕倒了,却因为下午睡过一觉的关系,第二天醒的很早。

瞥了眼容谦在沉睡中显得柔和许多的面容,她摸了摸还很平整的肚子,毫不留恋起身,轻手轻脚的洗漱,收拾衣物,准备回沐家住。

养姐再看不惯她,只要足够忍让,就不会出现大问题,容谦的怒火,却足以给宝宝带来伤害。

“你在干什么?”

沐浅夏正拉着行李箱的拉链,冷不防听到容谦低沉夹着沙哑的嗓音,身子抖了抖,平静道:“我先回沐家住,离婚协议在床头柜上放了一份,你什么时候签字了,我再回来把所有个人物品带走。”

容谦气急,直接从床上起来,大步走到她身前,怒而命令:“不许回去!别想逃离我身边!”

沐浅夏抿了抿唇,并不理会,将行李箱竖起来,就准备走人。

她的举动彻底激怒容谦,他抬起一脚,就踹向行李箱,沐浅夏吃痛的松手,箱子一下滑出,撞在柜子上才倒地。

“我说了,你不能离开!不要把我的话当耳旁风!”容谦冷酷无情的睇晲她,双目喷火,犹如爆发中的火山,带着焚烧一切的力量。

沐浅夏无奈,下巴抵在锁骨上,不去看他的脸,低声却坚定道:“容谦,何必呢?你不爱我,我……对你也没了感情,这婚姻继续下去,不过是徒增我们俩的矛盾,对你和樊若水也是阻碍。”

“闭嘴!”容谦额角跳出青筋,愤怒的低吼,“什么减少我和若水之间的阻碍?不要拿这事当借口,我们两个之间……”

他解释的话就要出口,手机突然响起,专门设置的铃声,来自于樊若水。

沐浅夏眼神倔强的瞅着他,原本还好奇他会给出什么说法,就听到他焦急忧虑的声音。

“若水怎么会受伤了?你们先将她送到市医院,我这就过去。”

她唇角向上扯出一个讥讽的笑,竟然还天真的意味,他会给自己一个说法吗?这天差地别的态度,早已说明了一切。

容谦挂断电话,急声道:“我要出去一趟,你在家待着,不许出去!”

沐浅夏没有吭声,她不准备听从他的命令。

回娘家,已经是势在必行。

容谦朝外走了两步,突然回头,伸出纹路清晰的大手:“你的钥匙给我。”

沐浅夏下意识去拿,忽而心生警觉,谨慎的问:“你不是有钥匙吗?”

“给我!”容谦从她手中一把抓过,确认是别墅的钥匙后,再次询问,“还有备用的吗?”

鉴于沐浅夏有一整天不回家的前科,他要将她私自出去的退路给斩断。

“呵呵,你真行!”沐浅夏再傻,到这份上,也意识到他要做什么了。笑容惨淡,声音哀凄,“容谦,你是想把我锁在家里,是吧?”

除了这个,她猜不出其他了。

容谦眼神凛然,却避过了她的瞳孔,肯定点头:“是,还有没有备用钥匙?”

“没了,另外一副,在妈那里。”沐浅夏话音一落,就看到他箭步如飞的离开,背景迅速消失在她视线中。

她全身无力的瘫软在地毯上,眼泪顺着眼角流出,止都止不住。

原以为自己已经不会流泪,现在才发现,那只是因为没有到达所能承受悲痛的底线。

她沉静的杏眸被眼泪冲刷的更加明亮,却洗不掉其中承载着的绝望。

容谦,真的好狠心,好无情!

……

容谦赶到医院时,樊若水已经以他的名义,住进了安全性绝佳的高级VIP病房,除了主任级医生和这一层的护士长外,没人能进来。

他推开门,大步走进来,就对陪护在樊若水身边的助理质问:“若水要拍的不是现代偶像剧?怎么还会受伤?”

助理小流眼眶发红,低声解释:“若水姐她,她想突破自己的演技,就没有要求导演将吻戏部分让替身演员代替,在霍哥快吻上她时,受不了,受不了……您知道的,若水姐就这么发病了。”

她刻意省略的内容,容谦当然知道!

他挺拔的眉头拢在一起,在床边坐下,轻轻抚了抚樊若水苍白的面孔,冷声道:“我知道了,先不要把真相告诉导演,如果他问起,就用我的名义压下来。”

“是,我知道了。”小流点头,实际上经纪人已经报出了容谦的名头,否则现在媒体上只怕都传遍了。

病床上,樊若水感觉着容谦的怜惜,缓缓睁开了眼睛,大大的眼中很快蓄满泪水,语带哽咽:“阿谦,我的演绎事业,就……就这么毁了,我好不甘心,真的不甘心……”

容谦伸出的手臂被她抱住,感觉着她身体不住的颤栗,心中愧疚更甚,柔声安慰道:“会好起来的,若水,你要对自己有信心,现在医生不是在进行专门的治疗吗?我也陪着你,会很快好的。”

“可是,你,你还有沐浅夏要陪,怎么可能一直陪着我。”樊若水眼中盛满的泪水滑落,看起来脆弱的如同水晶,“阿谦,你不要安慰……安慰我了,我清楚的,自己已经没救了,连一个吻都做不到,又怎么能拍出最优秀的作品,我的事业……真的毁了。”

“没有毁,你不还能和我亲近,经过治疗,可以达到演戏的标准。”容谦情绪波动剧烈,深邃幽眸中弥漫着痛苦。

当初,在樊若水离开时,他若是能够去送她,一切就不会发生了。

“真的吗?阿谦,你要帮我……帮我,只有你能帮我了。”樊若水激动的起身,扑入他怀中,精致的脸蛋埋在他颈窝,也将泪水洒了上去。

容谦在医院忙着安抚樊若水,过了下午两点多,都没有回去。

沐浅夏一直被困在别墅中,她可以安静的一个人待着,不惧寂寞,但有个很致命的问题,冰箱里放着的食材没有了,只剩下一颗鸡蛋。

而她,从昨天早上到今天中午,一点东西都没吃过。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浙公网安备 33010402000711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