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门推荐:  一级控告  儒期而至 

第三十一章 身后没人

小妖女王 | 发布时间:2016-10-26 19:42:12 | 本章字数:3032

第三十一章身后没人

胃部不停的叫嚣着饥饿,沐浅夏在吃了唯一的荷包蛋后,饥饿感越发汹涌,冲击着神经。

她强行忍耐着,喝热茶和咖啡充饥。

然而,在小腹隐隐作痛,很可能身体虚弱危害到宝宝时,她再也忍不下去,流着泪,翻开了手机。

容谦的电话,拨打了一遍又一遍,都被按断。

在第五遍还是这样时,沐浅夏毅然放弃,转而拨了顾洛的电话。

虽然认识的时间不算久,但他身上给她一种莫名的信任感。而且,顾洛是容谦的好朋友,他过来,总比苏修过来,要少些麻烦。

“什么?你竟然饿到现在?”顾洛一把推开依偎在身上的美女,起身抓住外套,“浅夏,你再等等,四十分钟,不,二十分钟,我一定赶到!”

“谢谢,谢谢你!”沐浅夏眼角发酸,她仰起头,才止住了泪水再次涌出。

这一天,流的泪水太多。然而,连顾洛都能这般关心她,身为她的丈夫,即使只是名义上的,却一遍遍挂电话,早将她忘在了脑后。

别墅门,可是他锁的!

不让她出去,却也不管她的食物来源!

顾洛直接在会所打包了饭菜,将豪车开到了一百二十迈的速度,连闯七八个红灯,只用了平时三分之一的时间,就赶到了别墅。

幸好这会儿不是车流高峰期,没有堵车,没有发生车祸。

“浅夏——浅夏——”他连喊了两声,才想起可以打电话。

沐浅夏已经在客厅等着,听到声音,强撑起身体,往雕花大门走。

刚走出客厅,就看到顾洛的来电,她连忙接通,笑着道:“我听到了,这就来。”

从客厅到大门的距离,不过三四十步,沐浅夏从来没觉得这么难走。身体的虚弱让她眼前发黑,脑海里一阵眩晕感,却不能停止或倒下。

好容易磨蹭到门口,她伸手在一个大点的缝隙:“有小一点的包子或糕点吗?先给我一个,垫垫肚子。”

其实,也就只有精致的小糕点能取进来了,大一点的打包盒根本塞不进空隙。

顾洛从看到她的身影时,浓黑的眉头就紧紧皱起,她的状态比他想的还要不好,难怪撑不住打求救电话。

顾不得询问其他,他先递过了一小块沙琪玛:“先吃这个,别急,我带了不少糕点。”

“嗯,谢谢你。”沐浅夏再次道谢,接过高点,几乎一口咬了大半。

她连续吃了半个小时,才感觉到吃饱了,起先吞咽的食物好像消化一些,身体也有了力气,这摇了摇头:“我吃好了,真是麻烦你了。”

刚开始几乎称得上狼吞虎咽的吃相,让她感到羞窘,面对顾洛时,有些不自然。

“没事,不麻烦,看美女用餐,也是一种享受,我很乐意为你服务。”顾洛诙谐的说完,转而换了凝重的语气,“浅夏,你怎么会被困在别墅,跟我说实话。”

之前,他接到电话,没有过多询问,就赶过来了。现在看到她悲催的处境,不问不放心。

沐浅夏眼中刚浮现的笑意退散,氤氲起悲伤,她沉默一会儿,才道:“容谦他不让我出去,就将门锁了。”

“他怎么能这么做?!”顾洛惊异的瞪大眼,尔后就是异常的愤怒,他一拳捶在金属栅栏上,手指生疼,甚至有血丝渗出,却顾不得疼痛,怒气冲冲道,“我给容大少打电话,让他把钥匙送回来!”

“别!别打!”沐浅夏心中微暖,连忙阻止,“容谦,他应该在医院里陪着樊小姐,没空理会我。”

“樊若水?她受伤了?”顾洛拔高了声音问,满脸气愤。

沐浅夏点头,如实说道:“嗯,之前容谦接到电话,说她拍戏时受伤了。”

“那又怎样!受伤了有医护人员呢,哪用得着容大少!怎么可能连接个电话的空闲都没有,我这就打给他,让他送钥匙过来,你不能继续被关着了。”顾洛反应很是强烈,他就看不得沐浅夏被容谦这么亏待。

那个樊若水有什么好的,三年前被抛弃,到现在还念念不忘,呵呵。

沐浅夏张了张嘴,没有再制止,她被最后一句打动了。

如果容谦不能时常回来,她真的不能再被关着,总不能屡次麻烦顾洛,让人家给她送饭。

顾洛拨过去的电话,很快被接通,容谦低沉的声音道:“阿洛,有什么事吗?不急的话过两天再说,我现在抽不开身。”

“容大少!你现在连听我说几句话的时间都没有了吗?樊若水就那么好,能让你忘了兄弟!忘了老婆!”顾洛大怒,语气冲得很,与平时爱耍嘴皮子的调侃截然不同。

容谦看了眼等着继续玩游戏的樊若水,低声道:“你先用自己的手机玩,我有点事要处理,等下就回来。”

然后转身走出病房,樊若水听到对面是个男声,就没有阻止。

“阿洛,冷静点,到底怎么回事?”容谦站在走廊上,将病房门关好,才出声询问。

顾洛哪里冷静的下来,几乎是咆哮的语气质问:“你问我怎么回事?你知不知道,嫂子已经在家饿了一整天!你想饿死她吗?!”

容谦听到这话,有短暂的愣怔:“怎么会是一天?”

他将她关在别墅中,也不过是大半天的时间。

“你说呢?浅……嫂子她从昨天早上就没吃过东西了!要不是我因缘巧合给她留了电话,人真饿死了你都不知道!”顾洛胸口剧烈起伏,这是第一次,他对容谦大吼大叫。

以往,虽然风流任性,不服父亲管教,但对于容谦这个大哥,他还是很尊敬的。

“现在人怎么样了?”容谦心中一紧,瞳孔骤缩,有懊恼的情绪闪过。

他没想到她竟然那么不会照顾自己,平时看她自己在别墅做饭,性子独立的很,怎么就能饿了那么久,都不说一声。

这般想着的时候,他没有想到,当时那种咄咄逼人的压迫,根本没给沐浅夏回旋的余地。

不说她忘了,即使真的想起来,只怕也会被他当成借口。

顾洛冷笑着说:“我带过来一些吃的,差不多缓过劲儿了。你快点把钥匙送回来,不然我就找开锁匠把锁砸了。”

“我这就回去,你先陪着她,让她不要多想。”容谦这会儿才感觉到,他攥着手机的手太用力,手心传来火辣辣的痛。

“陪着可以,不过超过一个小时,你就不用回来了。”顾洛下了通牒,直接将电话挂断。

沐浅夏担忧的瞅着他:“你这样和容谦说话,没事吧?”

顾洛楞了一下,才反应过来这样是哪样,脸上露出夸张的表情:“啊啊,我一时太气愤了,肿么办?不会被容大少杀人灭口吧?浅夏,你可一定要护着我点。”

他耍活宝的样子,逗乐了沐浅夏,唇角勾起浅笑:“好,我一定护着你。”

其实,比起顾洛这个分量很重的兄弟,她在容谦心中,或许连跟稻草重都没有。不,更准确的说,她根本就没在他心中留下位置,又怎么有重量?

“嗯呐,嫂子求罩!”顾洛拱了拱手,他提着的食品袋随之发出响动,脸色稍正,“浅夏你还要再吃点吗?口渴的话不用管我,你快回去喝点热茶,感觉你脸色还不是很好。”

他带来的牛奶和鲜榨果汁用瓶子装着,递不进来,沐浅夏也不好意思用习惯就着他的手喝,吃一堆糕点后,还真是口渴的不行。

听到这话,只略一犹豫,就点点头:“我是有些口渴了,就去喝点水。容谦他不是要回来吗?你也别等着了,回去吧。”

不是她不想留人,而是……其实她不太确定,容谦是否一定会回来。

毕竟樊若水留人的技巧,高超的很。

“浅夏,你竟然赶我走,心好痛,我受到了一万点伤害。”顾洛空着的那只手捧住心脏,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。

即使知道他是装的,沐浅夏也不好意思了,她抿了抿唇,没有解释,而是道:“好吧,那就不让你走了,待会儿进来坐坐,只是要先在外面再等一阵儿了。”

顾洛立刻治愈,语调欢脱:“我等就是,怎么能放过进美女家门这么好的机会呢,那可不是我顾少的作风。”

他缓慢的摇了摇手指,姿态潇洒帅气。当然,是在去除那一兜子影响形象的食物后。

沐浅夏噗嗤一笑:“那好,你先等会儿,我倒杯水就过来。”

不过三五分钟,她就过来了,手中端着一个托盘,上面两冒着热气的水。

很纤细的玻璃杯,她先估算过,应该可以穿过大门空档。

“谢了,木木哒。”顾洛伸手接过,没有去喝带来的果汁,直接喝了口白开水,感觉滋味挺不错。

仔细瞅了瞅沐浅夏有些熟悉,很是耐看的眉眼,他再次感叹,真的很合自己胃口。

可惜,已经成了嫂子!

只能摇头挥去这种进一步发展的想法。

容谦这次很快赶了回来,他一下车,就掏出钥匙,快速打开门,低骂一句:“蠢女人!”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浙公网安备 33010402000711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