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门推荐:  一级控告  儒期而至 

第三十二章 评论一面倒

小妖女王 | 发布时间:2016-10-27 22:07:39 | 本章字数:3109

第三十二章评论一面倒

容谦碍于顾洛还在,没有多说什么。

沐浅夏抽了抽嘴角,也不计较,和他争论这些,她从来不会赢。

这个男人,从来就有本事,即使做错了,也不认错,用强大气势将之碾压。

“容大少,你终于回来了,我站的腿都要断了。”顾洛一手搭上容谦的肩膀,晃了晃有些酸痛的脚。

一下子站立两三个小时,对于能躺着就不坐着,能坐着就不站着,创造一切条件让自己舒适的他,真的打破了有生以来的记录。

沐浅夏眼中闪过愧疚,是她疏忽了,早知道就应该让顾洛先回车里休息的。

容谦面上冷峻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,只是拍了拍他的肩头,郑重道:“阿洛,这次谢谢你了。”

顾洛摆了摆手:“得,这句谢就不用了,浅夏也是我朋友,好朋友!”

他特意用强调的语气,即是告诉容谦,也是告诉自己,真的不能有非分之想,朋友妻不可欺!

沐浅夏在容谦回来后,就消失笑意的脸上,柔和了神情,道:“先进来坐吧,不是要参观下吗?”

“对,这个必须不能错过。”顾洛打了个响指,脚放在地上,当仁不让的走在了前面。

他身后,沐浅夏避过容谦飘过来的目光,沉默跟上。

她已经不想和容谦说话。

容谦脸色沉了沉,眼神晦莫难测,在原地停了一瞬,才抬起脚,很快追上沐浅夏,大手握上她消瘦的肩膀,低沉声音暗含警告:“我不管你是怎么认识阿洛的,不要妄想勾搭他。”

“随你怎么说。”沐浅夏肩膀往下一坠,避开他,加快脚步,往室内走去。

她没想到,自己在他眼中,竟然是这种人。

勾搭等同于勾引,和那种不要脸的女人有何异?他就是这么看她的?连最基本的尊重都没有!

难怪能无视那五通电话,得知她差点被饿晕时,丝毫愧疚都没有。

“浅夏,容大少呢?”顾洛看了眼沐浅夏身后,疑惑的问。

一会儿工夫,他已经坐在沙发上,怀中抱住了她自己绣出来的阿狸抱枕。

“没在我后面?”沐浅夏闻言扭头,看到直达大门的那条路上,空荡荡的哪里有半个人影!

她咬了咬唇,尽量平静道:“应该是有要紧事,离开了吧。”

她已经习惯,自从樊若水回来,他临时离开的次数,一只手已经数不过来。

“卧槽,真特么可以的!”顾洛一把摔了抱枕,和她一样,他也认为容谦一定是去找樊若水了。

“没事,我们聊我们的好了,我也自在些。”沐浅夏很快平复好浮动的心绪,故作愉快道。

顾洛欲言又止,最后扬起一抹轻佻的笑:“这么想就对了,我可是号称本市NO.1的女性想交往对象,粉丝上到八十岁,下到八岁,排队排到三年后,一定很快让你忘记烦恼,心情愉快。”

沐浅夏耸了耸肩,眼中流泻出笑纹:“真不是一般自恋。”

“不不,我这是自信,强大的男友力构成的自信,每个女人都会被我征服,拜倒在我的魅力之下。”顾洛说着,还摆了个帅帅的pose。

“我以为你会说,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之下呢。”沐浅夏笑得狡黠,戏谑道。

她不是故意和顾洛抬杠,而是和他相处时,真的很轻松,自然而然的就把心理话说话,想都不用想。

两人相谈甚欢,直到天色擦黑,她才把顾洛送出别墅,自己去超市买食材。

有了之前的教训,她尽量挑选能长时间搁置的土豆,山药一类,买了平时的五倍多。

将冰箱塞的很满。

然而,愉快的时间不长。

好似中了恶魔的诅咒,自从樊若水回来,沐浅夏就处于不断悲伤绝望之中。

她不过是浏览个网页打发时间,就看到网上流传的视频。

是与樊若水在阳台上争执时的情景,从秦蜜蜜为她讨公道开始。

“真以为得了容谦的青眼,就可以肆无忌惮了?我家浅夏的后台可比你硬!”

……

“可惜,粉了个没有人性的明星,眼睛都白长了,一大群瞎子,眼前当然是一片雪白咯。”

到这句戛然而止,正好截取了秦蜜蜜咄咄逼人,不利于她们的片段!

视频将三人都照了出来,网上评论一边倒,都在大骂秦蜜蜜仗势欺人,脑残,骂她绿茶婊,白莲花……

沐浅夏握着鼠标的手指不断颤抖,页面下滑,屏幕上一段又一段评论露出,气的她胸口疼。

樊若水!樊若水!樊若水!

无耻到这种程度,她真的好痛恨!

电话忽然响起,响了两遍,她才听到,接听后,秦蜜蜜焦急忧心的声音传出。

“浅夏,你这段时间先不要去公司了,好好待在家里养胎,也不要玩电脑手机一类的电子产品,有辐射,对宝宝不好。别觉得无聊,我明天就过去陪你。”

她一连串的声音,不歇一口气的说出,沐浅夏心中感动,却不代表着那些愤怒的情绪会就此消退。

“蜜蜜,我知道你关心我,为我着想。只是,网上流传的视频,我已经看过了。”沐浅夏一字一句道,眼睛盯着发光到刺目的屏幕不放。

“你竟然已经看了?!”秦蜜蜜啪的一下拍了拍自己额头,暗恨通知晚了,她急躁的想了好一会儿,都想不出有力的安慰,只能干巴巴道,“浅夏,那些不是真的,不要管别人说什么,多想想宝宝,不要影响了心情。”

沐浅夏苦笑,眼睛涩然,艰难的开口:“蜜蜜,我做不到!”

她没有那么大度,能做到对方扇了自己一耳光,再把另一边脸递过去。

已经忍让够多,甚至主动提出离婚,是容谦不答应,樊若水却将这笔账算到她身上。

夹在两人中间,好似被拔河的那条绳子,撕裂般的疼痛,贯彻在全身。

“浅夏,你先听我说,别想太多,一切等明天,我过去了再说。”秦蜜蜜深吸一口气,尽量平静道,“这事不是没有解决的办法,你忘记自己说过的话吗?公司里会有全部的录像,只要我们能找到,就可以真相大白。”

沐浅夏没有那么天真,她紧紧握着鼠标,用绝望过后的冰冷声音道:“蜜蜜,如果没有容谦的允许,樊若水不可能拿到录像。”

所以,她基本没有翻盘的可能。

至于容谦是否知道樊若水所做的这些,他在当众又扮演着什么角色,她已经不想知道。

“这,这……卧槽,容谦他混蛋,不是人!”秦蜜蜜不得不承认,她说得对,一时间只有破口大骂,来宣泄千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的心情。

“对不起,这次连累你了。”沐浅夏道歉,言语在此时是异常的无力,可是她必须要说这句。

她握了握拳头,决定等明天就接受采访,将一切揽在自己身上。

她已经被樊若水污蔑的脱不开身,但可以让好友远离这泥潭。

“再说这个我可就生气了!”秦蜜蜜依然有活力的声音道,“不要怕,我陪着你,我们俩也算有难同当了,希望还有有福同享的那一天。”

沐浅夏勉强勾了勾唇角,附和道:“会有那么一天的。”

又聊了会儿,主要是秦蜜蜜在咒骂樊若水,翻了花样的骂,沐浅夏静静听着,觉得心里好受许多。

挂断电话,她索性将电脑关了,躺回到床上。再多看十个小时,这些恶意评论也不会消失,平白影响心情。

还不如睡觉,睡着了,就会忘却这糟心事。

……

医院,病房中。

容谦从严旭那里得到消息,就调开了当日的监控录像,从头到尾看了一遍,眉头越皱越紧。

直至最后,樊若水抢在沐浅夏两人前面离开,他关了电脑,薄削的唇抿成一条直线,危险肃杀之气扑面传出。

“若水!”他走到半靠在床头,玩着手机的樊若水身前,加重了声音道,“网上的视频,是你让人放出的吧?我说过,不要再去打扰暗害沐浅夏,她是我的妻子!”

樊若水丢掉手机,侧仰着头,眼中盛满委屈:“那我呢?我爱你,很爱很爱,阿谦。你不是也爱我吗?为什么不能和她离婚,娶我呢?我可以放下演艺事业,做个洗手调羹的好妻子。”

三年前,这话对容谦有着绝对的吸引力,现在,他对樊若水有的只是愧疚,只想照顾好她。

他爱人的心,已经在三年前死去。

所以,容谦眼神阴翳,没有波动,和她一样,避过前面的话题,直接道:“我不会和她离婚,也不会和你结婚,但会照顾好你,这是我最开始就和你说过的,不会改变。”

樊若水眼中闪过凶狠,愤怒的拍了拍被子:“我不要!不要听这些!阿谦,你是我的,我不会让给她的!”

容谦到口的话咽下,怕再度引起她发病,只能放缓了声音,温和道:“我们先不说这些,我希望你能召开新闻发布会,向公众澄清,那视频上的内容不完全,是个误会。”

“阿谦,你让我……我怎么澄清?向公众道歉吗?”樊若水震惊的瞪大眼睛,显得委屈又有些狰狞,“我不要召开新闻发布会!那视频是真的,都是秦蜜蜜说的话,不是有技术帝证实了真假吗?根本不是误会。”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浙公网安备 33010402000711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