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门推荐:  一级控告  儒期而至 

第三十五章 孩子不能没有爸爸

小妖女王 | 发布时间:2016-10-30 20:45:31 | 本章字数:3029

第三十五章孩子不能没有爸爸

“能正常点说话?”秦蜜蜜嫌弃的扇了扇手掌,玩笑成分居多。

顾洛长臂抬起,手指抚上沐浅夏的脸颊,笑得一派风流:“正常不了,我已经沉醉在浅夏的美色中,达到忘我境界了。”

沐浅夏不适应和他人这么亲密,尴尬的眨了眨眼,正要往后退,一道携裹着愤怒的吼声响起。

“你们再干什么?!”容谦脸色黑沉,好似涂抹了锅底灰,阔步走过来,一把抓住沐浅夏的胳膊,将她拽向自己。

因为力道太大,沐浅夏后被撞在他胸膛上,钝钝的疼。

她眉头拧起,手臂挣扎:“你放开我,我……”疼。

后面那个字还没说出,被容谦猛地捏住下巴,他锐利如鹰隼的目光冷冷盯着她,一字一顿道:“沐浅夏,你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!你是我的老婆!不要勾引其他男人!”

顾洛相处的女人太多,挑逗的动作习惯了,本来听到容谦的质问,还有些心虚。

但容谦最后一句,让他眉心皱起,恼怒瞬间压过所有情绪,不满的嚷嚷:“容大少,你不要误会好吧,浅夏她端庄的很,哪里勾引人了!”

秦蜜蜜大声附和:“就是,我们浅夏又没有做什么,倒是你,抱着某人不丢手,流言蜚语传的满公司都是,哪里有资格说浅夏?!”

苏修唇瓣嚅动几下,没有发声,他知道自己如果开口,情况只会更糟糕,容谦向来厌恶他,待在沐浅夏身边。

“浅夏?叫的真是亲密!”容谦讽刺的语气道,脸色冰冷的和南极冰川有的一拼,他攥着沐浅夏的大手不松反紧,暴戾的吼道,“你们都给我滚出去!”

“容大少!”顾洛也抬高了声音,透着浓浓的不满。

他也没想到,自己竟然会为了刚认识不久的沐浅夏,就这么和容谦对上。

但平行而论,容谦真的对她太过分了!

他不想让她受委屈,这一想法很突兀,却也明确。

两人瞬间形成对峙,气氛剑拔弩张,风雨欲来。

沐浅夏心尖颤了颤,容谦身上散发的气息让她本能感到恐惧,却还是咬牙说道,“顾洛,你们都走吧。”

“浅夏,你一个人面对他不行!”苏修温和的嗓音不复存在,因为急切显得有些尖锐。

“苏修,谢谢你的关心,我不会有事的,放心。”沐浅夏扭头看向他,勉强露出一个浅笑。

三人已经帮她良多,她不能再让他们面对容谦的怒火。

本来就是她的事,由她一个人来承担就好。

“滚!不要再出现在我视线中!”容谦的怒火非但没消散,还因为她的关切这两人,为他们着想的举动燃烧的更加盛大,仿佛伺机而噬的野兽,下一刻就会咬断猎物的脖颈,强大且危险至极。

话音落地,也不管顾洛三人如何反应,拽着沐浅夏就往楼上走。

沐浅夏一个踉跄,差点摔倒在地,不敢再分心,紧紧跟着他的步伐,。

一进卧室,房间门就被大力关上。

容谦将她压在门板上,一只手臂撑起,一只手掌控住她的后脑勺,低头吻了上去。

四片唇瓣相贴的瞬间,他横扫入她口中,如同帝王逡巡自己的领土般,将她口中扫了个遍。

血腥味在唇舌间弥漫,这不是吻,是啃噬,是他对她的惩罚。

沐浅夏疼的皱眉,拼命推却,惹得他更加恼怒,动作幅度也变大。

几个小时后,沐浅夏浑身酸痛的躺在床上,目光滞涩的看着容谦去浴室洗了澡,出来换了件衣服穿上,神情冷峻,好似丝毫没受到刚发生过不久的情事影响。

“不要故意接近阿洛,否则我让你死的很惨!”容谦冷冷摞下警告,就推门离开。

他回来这一趟,好像只是为了在她身上泻火。

沐浅夏绝望的闭上眼睛,干涩的眼珠转动着好似都有股麻木的疼,心痛的更是无以言说。

……

容谦坐在劳斯莱斯后座,司机张叔开了二十多年的车,很是平稳,几乎感觉不到刹车,加速时的起伏。

他靠在沙发背上,拨通了顾洛的电话,率先说道:“阿洛,之前是我情绪失控了,改天请你吃饭。”

生来就是天之骄子,他的能力也让他骨子里都是骄傲,从来不会说‘对不起’,‘抱歉’这种字眼。所以,这番言语已经是在低头。

顾洛了解,所以在沉吟一番后,就说出了和解的话:“行,皇爵那里,威士忌随我灌。”

容谦眉头微不可查的皱了皱,却毫不犹豫道:“可以,周末八点见。”

顾洛嘿嘿一笑,语气很是欠揍:“那我就等着欣赏你的醉态咯。”

“嗯。”容谦沉默一会儿,在顾洛说要挂电话时,沉声道,“不要把你对女人的手段,用到她身上。”

这个她,指的自然是沐浅夏。

“shit!”顾洛低骂一句,脸色瞬间变得难看,“我没有!”

半响,只有这么干巴巴的一句。他首次觉得,自己引以为傲的言语,是如此匮乏。

总不能和容谦说,我看上浅夏了,真心那种,所以不会用那些轻佻的手段!

在容谦动手之前,他可以先行自我了断了。

“没有最好。”容谦语调冷冽,随即将电话挂断,点了根烟。

没过两分钟,手机再次响起,备注是‘若水’,他看了眼,觉得烦躁,直接将手机给关机了。

他这会儿,没有耐心哄肯定哭哭啼啼的樊若水。

脑海里莫名升起一个念头,若是沐浅夏得了轻度抑郁症,应该不会像樊若水这么麻烦。

他摇了摇头,将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抛出脑后,让张数加快速度,赶往医院。

踏入病房,樊若水注意到他的到来,立即从床上起来,鞋子都不穿,就扑了上去,委屈万分的哭诉:“阿谦,你帮帮我,网上……网上好多人都在骂我,我看了好难受……”

“那就不要看。”容谦的声音冰冷,双臂垂在身侧,任由她靠在自己怀中,娇弱无力的好像随时会倒下,没有去扶。

“阿谦?你,你忍心看着我被他们糟践吗?”樊若水眼中一下子涌出泪珠,不敢相信的问。

容谦神情柔和一些,说辞依旧:“他们评论他们的,你无视就可以。”

樊若水咬牙,艰难维持着这幅面孔,不甘心的恳求:“可是,我做不到无视,总忍不住去看,去想那些导演看到了,会怎么想我。你就帮帮我嘛。”

容谦漆黑如点墨的瞳眸注视着她:“视频是你让人发的,后果是好是坏,都要由你来承受。”

樊若水脸色一僵,考虑着是否要用发病来诱导他改变态度时,他先一步说道,“你现在情绪不稳,先吃药,再躺下睡一会儿,明天就好了。”

想起那些药物的诡异味道,樊若水摇了摇头:“我不要吃,我想你哄我睡觉。”

她想着今天不行就明天继续,早晚会磨的他改变主意,就没有很着急。

……

沐浅夏直愣愣的躺在床上,看着天色渐渐暗淡,室内陷入一片黑暗。

她猛地翻了个身,摸索出手机,拨出了容敬伟的号码。

在接连拨了三遍后,电话接通。

容敬伟中厚爽朗的声音传出:“浅夏,有事吗?”

“爸,我经过慎重考虑,想要和容谦离婚。”沐浅夏深吸一口气,缓缓说道。

最后一个字吐出,她全身力气都消散了一般,浑身都有着一股疲惫,是由心引起的。

想的再决绝,当真做出时,心还是会痛。

这一次,只要养父插手,两人的婚姻……一定会断。

容敬伟从沙发上起身,走到窗台边上,声音沉了几分:“你们不是过的好好的吗?怎么突然有了这想法。”

他没有直接支持,但也没有直接拒绝,而是问清楚原因。

沐浅夏心生感谢,想了想,道:“爸,我和他之间,没有丝毫感情,这三年的婚姻,不过徒有其表。”

容敬伟皱眉,语重心长道:“感情是可以培养的,当年我和你妈结婚时,也没有感情。”

“不,不一样!”沐浅夏情绪激动的反驳,二十多年前,盲婚哑嫁是大环境,那个年代离婚的人也少,哪像现在,时代变化了,婚姻的基础也变了,感情才是最重要的一环。

“有什么不一样的,我看容谦是个值得托付终生的人,你先冷静下,好好考虑考虑,这种事不要轻易提出,伤感情。”容敬伟语气初时严厉,说到后来,更多的是为她着想。

沐浅夏不是不知好坏,她沉默一会儿,只能将最重要的理由说出:“爸,我考虑的很清楚,容谦他真爱的女人,樊若水回来了,不止一次对我下毒手,我怕再不离婚,肚子里的宝宝会保不住。”

“你怀孕了?”容敬伟声音里透出惊讶,却也没忽视她话语中另一番意思,仔细思索一番,放缓了语速道,“樊若水的事,不是没办法解决。你如果对容谦有感情,不如努力一番,不让自己以后后悔。而且,孩子不能一出生就没有爸爸。”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浙公网安备 33010402000711号